标题    全文    标题或全文  |   精确查询    模糊查询
标题:
全文:
制定机关:
全部
文号: 例如:国税发 2009 2号
公布日期:
格式:YYYY-MM-DD,例如:2015-07-06
施行日期:
格式:YYYY-MM-DD,例如:2015-07-06
主题分类:
全部
效力等级:
全部
搜索 清空
终审法院,2023年7月21日统一司法见解的合议庭裁判:根据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第4款的过渡规定,经该法律修改后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的规定适用于在第13/2020号法律生效前已申请购买经济房屋且申请后已订立预约买卖合同的申请人、其家团成员和预约买受人
属性标签
澳门特别行政区
终审法院
2023年7月21日统一司法见解的合议庭裁判:根据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第4款的过渡规定,经该法律修改后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的规定适用于在第13/2020号法律生效前已申请购买经济房屋且申请后已订立预约买卖合同的申请人、其家团成员和预约买受人

  一、概述

  检察院针对中级法院在2023年1月19日第639/2022号案件中所作的决定以合议庭裁判互相对立为依据提起上诉,认为该决定与同一法院在第426/2022号案件中所作的已转为确定的合议庭裁判相对立。

  在案卷中可以看到,曾鸿(身份资料详载于卷宗)对房屋局局长命令解除其之前根据第13/93/M号法令和第26/95/M号法令申请的位于鸭涌马路青葱大厦第一座24楼I座的经屋单位的预约买卖合同的行政行为不服,向行政法院提起上诉,但被该院裁定败诉。

  曾鸿仍不服,向中级法院提起司法裁判的上诉。该院裁定上诉胜诉,撤销了行政法院的判决以及房屋局局长的决定。

  检察院以存在裁判间的对立为由针对上述合议庭裁判向终审法院提起本上诉,并以下列结论结束其理由陈述:

  a)根据《行政诉讼法典》第161条第1款a项的规定,被上诉裁判与作为理据的裁判互相对立,因为基于相同的基本事实,两裁判就同一法律问题作出了相互矛盾的裁决。

  b)争议的问题涉及相同的法律规定,因此可以说,对立是在同一法律规范内产生的,也就是说,是在《行政诉讼法典》第161条第1款a项所指的法律规范没有实质变更的情况下产生的。

  c)根据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第4款的过渡性规定,经该法律修订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的规定亦适用于申请人、其家团成员以及在第13/2020号法律生效前已经申请购买经济房屋的预约买受人。

  d)在已认定的事实事宜中可以看到,在根据上述过渡性规定具有重要性的时间段内,即从提交申请之日(2005年6月1日)至选择单位之日(2012年10月4日),司法上诉人的一名家团成员作为预约买受人签订了一份不属经济房屋制度的独立单位预约买卖合同。

  e)由于此项事实的发生满足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所指的消极要件,而另一方面也符合了同一法律第34条第4款的规范,两者都适用于此事实状况,因此,正如行政法院法官正确裁定的那样,行政当局被限定必须命令解除预约合同。

  f)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新法仅要求从现在开始产生效力,即使可能影响到在过去或根据旧法设定的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权利、状况或地位,也不能说属于真正的追溯,而是属于事实的回溯连结。

  g)无论怎样,在我们的法律体系中都不存在对追溯性法律的一般性禁止,而且《民法典》第11条的第二部分也明确规定了这种法律存在的可能性。

  h)被上诉合议庭裁判在错误解释《民法典》第11条规定的基础上,排除了经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第4款的过渡规定修订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的规定对于本案的适用,因此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i)第10/2011号法律第60条第5款(一)项的规定并不构成消除同一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在本案中之适用的充分法律依据。

  j)从《民法典》第7条第1款的规定中可以看出,法院受且仅受法律约束,因此原审法院不能通过对什么是公平或不公平的模煳观点——尽管是一种值得尊重的观点——来排除法律的适用。

  l)被上诉合议庭裁判在得出行政当局不得作出被上诉行政行为的结论时,援引了经第13/2020号法律修订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的规定,并以该理由废止了行政法院法官的决定,继而撤销该行政行为,违反了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第4款、《民法典》第11条第1款和第7条第1款以及第10/2011号法律第60条第5款(一)项的规定。

  综上所述,同时根据法官阁下予以补充的更好的法律见解,应裁定被上诉合议庭裁判和作为理据的裁判之间存在所指出的对立,裁定上诉理由成立,并继而:

  (i)按如下方式统一司法见解,即根据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第4款的过渡规定,经该法律修改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的规定适用于在第13/2020号法律生效前已经申请购买经济房屋且申请后已订立预约买卖合同的申请人、其家团成员及预约买受人,并且

  (ii)根据该司法见解,废止被上诉决定。

  依法作出通知后,房屋局局长和曾鸿提交了理由陈述。

  房屋局局长认为,应按照检察院指明的方向统一司法见解,并废止被上诉的合议庭裁判。

  被上诉人曾鸿则认为,应当基于不满足《行政诉讼法典》第161条规定的前提而驳回检察院的上诉,倘不这样认为,则应维持被上诉的合议庭裁判中所阐明的立场。

  卷宗被送呈至本审级,经检阅,检察院司法官维持其在上诉陈述中已表明的立场。

  通过本终审法院裁判书制作法官的批示,上诉被受理,理由是在有关涉案事项的法律规定没有实质变更的情况下,就同一法律基本问题存在相互对立的合议庭裁判。

  本院按照《司法组织纲要法》第46条第2款所指的方式组成合议庭,并已将案卷交予助审法官作出检阅,现予以审理及裁决。

  二、理由说明

  2.1.本上诉案中提出的问题在于要釐清,根据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第4款的过渡规定,经该法律修改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的规定是否亦适用于在第13/2020号法律生效前已经申请购买经济房屋并且签订了预约买卖合同的申请人、其家团成员及预约买受人。

  在第639/2022号案件内所作的被上诉合议庭裁判中,中级法院认为,在第13/2020号法律生效之前,申请人取得购买经济房屋的权利所依赖的所有前提性事实都已完成且确定,并已向其发出许可书及交付不动产,价款亦全部支付,因此经第13/2020号法律修改的制度,包括其过渡制度,并不适用于该案的具体情况,因为就申请人取得相应经济房屋的前提性事实而言,根据《民法典》第11条规定的法律在时间上的适用原则,申请人与新的第13/2020号法律设立的制度毫无关联。有鉴于此,同时亦考虑到公正原则以及尊重既得权利和利害关系人的合理期待的原则,应排除经第13/2020号法律修改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的适用。

  而在作为理据的第426/2022号案件的合议庭裁判中,中级法院则指出,在2013年1月3日签订预约合同之日,申请购买经济房屋的家团嗣后符合经第13/2020号法律修改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3款(一)项、第4款(一)项和第8款(一)项相继规定的消极要件。换言之,经第13/2020号法律修改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的规定适用于该具体个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两宗案件中,购买经济房屋的申请都是在第10/2011号法律生效之前提交的,而经济房屋的预约买卖合同则是在第13/2020号法律生效之前—即2013年1月—签订的。

  这样,在这两份合议庭裁判之间就同一法律问题存在对立,而有关该事宜的法律规定并没有实质变更,且在该问题上也未曾订定具强制力的司法见解。

  因此,已符合所有对实体问题作出审理的要件。

  2.2.在分别作出被上诉裁判和作为理据的裁判的两宗案件中,所讨论的都是根据第13/2020号法律第3条、经第13/2020号法律修改的第10/2011号法律第14条第8款(一)项和第34条第4款的规定解除经济房屋预约买卖合同的被上诉行政行为的有效性的问题。

  由此也就产生了鉴于先后作出的法律修改,应如何解释和适用第10/2011号法律(《经济房屋法》),尤其是其中第14条的问题。

  2.2.1.根据第10/2011号法律第34条第4款的最初行文,房屋局“在签订买卖预约合同后至发出许可书期间,如证实预约买受人及其家团成员不符合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的要件,房屋局将解除买卖预约合同,但因上述人士死亡而获移转合同地位者不符合要件的情况除外”。

  因此,对第10/2011号法律(《经济房屋法》)第14条第3款的最初版本作出解释和适用是有必要的。

  在被上诉裁判中,中级法院认为第14条第3款的规定不能适用。

  首先应注意的是,上述第10/2011号法律废止了第13/93/M号法令。

  根据该新法第60条第1款(一)项和(二)项的规定(时间上之适用),第10/2011号法律既适用于“在其生效后全部或部分建成”的经济房屋,也适用于“在其生效前根据4月12日第13/93/M号法令全部或部分建成且仍未签订买卖预约合同”的经济房屋。

  立法会第三常设委员会附随法案的第3/IV/2011号意见书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立场:

  “新法适用于在其生效后才建成或在建造中的经济房屋,同时也适用于在本法生效前,根据四月十二日第13/93/M号法令已建成或仍正在建造,但未签订买卖预约合同的经济房屋(第六十条第一款)。”1

  ———

  1立法会第三常设委员会第3/IV/2011号意见书,中文版第31页,可于以下网址查询https://www.al.gov.mo/uploads/attachment/2017-10/8355159edaa59810cf.pdf。

  这样,鉴于第10/2011号法律于2011年10月1日生效(根据其第64条的规定),故其既规范被上诉裁判中的法律关系,也规范作为理据的裁判中的法律关系,因为两份经济房屋的预约买卖合同都是在2013年1月签订的。

  第10/2011号法律第60条第5款(一)项规定:

  “五、在不影响第六十三条(五)项的规定下,根据《以房屋发展合同制度所建房屋之购买规章》的规定已列入轮候总名单的获接纳的申请继续有效,有关的申请人有权优先获分配可动用的房屋,且适用:

  (一)本法律所指的经济房屋申请购买要件,但第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除外;第三款的规定仅自提交申请之日起适用;”

  而第14条则订立了申请购买经屋单位的一般要件,其中第3款的规定如下:

  “在不影响上款规定下,在提交申请表之日前的五年内直至签订买卖单位公证书之日前,申请人均不得:

  (一)属澳门特别行政区居住用途的都市房地产、独立单位或土地的预约买受人或所有人;

  (二)属澳门特别行政区私产土地的承批人。”(最初版本)

  在被上诉的合议庭裁判中,中级法院认为,第10/2011号法律第60条第5款(一)项中的规定排除了第14条第3款的适用。尽管对此观点表示高度尊重,但我们认为它并不正确。

  事实上,从法律条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第60条第5款(一)项并没有完全排除第14条第3款的适用,因为我们不能无视其中的但书性规定,即“仅自提交申请之日起”。

  虽然我们承认该规定的行文可能不是非常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适用新法的规定“但第14条第2款和第3款的规定除外”与适用新法的规定“但第14条第2款的规定除外;第3款的规定仅自提交申请之日起适用”这两种表述是截然不同的。

  因此应认为,第14条第3款在提交申请之日后适用2,因为“在提交申请之日前”,该款的适用被排除。(下划线为我们所加)

  ———

  2从相关条文的中文版中可以明确地看出这个意思。

  换言之,此项但书性规定的意思是,在这些情况下,第14条第3款所规定的对于不具备申请资格而言具有重要性的初始期间(即提交申请之日前的五年内)不被衡量或考虑,也就是说,这个不具备申请资格是从提交申请之日开始计算。

  因此,对于处于第10/2011号法律第60条第5款所规定之情况的申请人而言,第14条第3款(一)项规定的不符合申请资格的情况应当这样理解:

保存检索条件
X
添加标签:

给这组订阅条件设置标签名称,可以更加方便您管理和查看。

保存条件:
分享
划线
批注
分享
投稿
划线
选择文字与已标注内容“本法所称广告代言人
重复,继续标注将覆盖上次标注内容
是否继续?
微信“扫一扫”
法信App“扫一扫”
操作提示
对不起,您未登录或没有权限,不能进行操作!